<address id="xzbht"><listing id="xzbht"><listing id="xzbht"></listing></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xzbht"><listing id="xzbht"></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xzbht"><listing id="xzbht"><meter id="xzbht"></meter></listing></address>

          >> 歡迎光臨西安建筑科技大學-學科建設辦公室網站!

          “雙一流”專題

          “雙一流”專題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雙一流”專題
          “高精尖”人才需要什么樣的制度土壤?
          發布時間:2016-9-26  瀏覽次數:2434 次  來源:學科建設辦公室  作者:

            當前,我國“高精尖”人才群體嚴重匱乏,亟待引起關注。世界權威機構評選300多位對科學發展做出重大貢獻的科學家,我國入選的科學家只有3位。從國際性權威科學院外國會員人數的國別排序來看,我國處于第18位,不僅低于西方發達國家,而且落后于印度,這與我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地位十分不相稱。

            追根溯源,當前我國的科技人才管理制度還存在一定問題,突出表現為:與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的要求還不適應,與社會主義市場經濟規律、科技創新規律和人才成長規律還不匹配。如何培育“高精尖”人才輩出的制度土壤,是一個緊迫的現實課題。

          警惕:

          公正性不足導致逆激勵效應

            任何原創性創新成果都并非一蹴而就,而是遵循著一定的科學發現規律,它需要創新人員就某一方向進行長期求索,并產生優勢積累。長期穩定的科研支持,對取得國際一流原創性成果,對培養“高精尖”人才至關重要,而后者又是國家創新能力強弱與否的基本標志。

          我們的調研表明,當前我國科技評價和人才評價功利性過強,創新失敗容錯機制不夠。在現有定量化考核制度下,大量科研人員被引導到“短平快”的項目上,難以甘坐“冷板凳”“十年磨一劍”,也不愿承擔失敗可能性大,但可能取得重大原創成果的科研探索,因為在現有職稱評價體系中“輸不起”。

            科技人才激勵體系中還包括科技成果獎勵制度。設置科技獎勵的初衷是激勵科技人員產出更有價值、更有分量的科研成果。但目前看,我國國家科技成果獎勵和社會成果獎勵等為學術界詬病最多,甚至產生“逆激勵”。九三學社的一項調查表明,87.7%的科技人員認為科技成果評審和評獎需要“公關”。個別部門組織的項目評審、獎勵評審受行政力量干預太大,重人情、拉關系等現象較為嚴重,甚至成為實現領導意志的包裝過程,不僅損害了科技獎勵的公正性、權威性,而且挫傷了一線科技人員,特別是青年科技人才的工作信心和積極性。

          危害:

          官僚化體系扭曲人才價值觀

            當前,我國大量科技人員聚集于高校院所等所謂“事業單位”,用“參公管理”“行政管理”“干部管理”制約科學家、研究者開展科研工作的情況廣泛存在,這導致我國大多數科研單位行政化和官本位思想嚴重。

            更有甚者,還在科研創新領域產生了“官者通吃”現象,以“行政權力”取代“專業權力”,以“領導評價”取代“專業評價”,只要當上各種校長、院長、所長、處長、系主任等,就自然匯聚各種“科研資源”。這造成了所謂“中國式科研單位現象”:在高校院所誰“官”大,誰“學術”水平就高,誰就是“學術帶頭人”。

            科研事業單位官僚化體系傾向扭曲了科技人才的價值觀。某高校十幾個教授打破頭去爭當一個副處長的“怪現象”,就反映了我們一些科研創新事業單位價值觀念導向的歪曲和扭曲。這其中暗含的潛臺詞是——在科研單位要拼的不是學術能力,而是官位大小?梢哉f,這樣的土壤下,我們培養的不是“高精尖”人才,而是“高精尖”領導、“全能型”領導。

          與之并存的,是科研課題管理工作流程繁瑣,科研骨干的大部分時間用于項目申請、預算設計、經費報銷、評審鑒定、課題結題,沒有更多時間真正投入項目研究,科學家們“不是在開會,就是在開會的路上”,“不是被評審,就是在評審別人”。還有某些部門、領域的課題申請“關系門路”大于“能力水平”,“公器私用”導致了最為嚴重的科技領域腐敗,最終傷害的是國家的自主創新能力、國際競爭能力。

          方向:

          掃除原有制度障礙

            近期,中央印發《關于深化人才發展體制機制改革的意見》,進一步強調要改進戰略科學家和創新型科技人才培養支持方式。貫徹落實中,建議要解決好以下幾個問題:

            首先,要以產生國際一流創新成果為導向,改革科研評價、成果評價、人才評價機制,推動政府從以上科技評價環節中退出。以科研成果質量為核心,給連續做出高質量工作的人才以持續支持,要簡化持續支持程序,弱化“干部身份”管理,同時兼顧自由競爭原則。國家要采取有效措施確?蒲许椖抠Y助評審公正、公平、公開,保障科研投入能夠流向最有創意和社會需要的研究項目,同時建立科學共同體、專業共同體公開監督并向全國人大反饋機制。

            其次,改革高?蒲惺聵I單位官僚化管理體制,推動行政權力與學術權力分離,推動政府部門簡政放權,落實高校院所單位用人自主權,真正建立“科研本位”“學術本位”“專業本位”的現代大學制度和現代院所治理體系。著力改革體制內“雙肩挑”科技人員管理方式,高校院所在職領導人員不再申報科技項目、人才項目、科研獎勵及參與各類科研職業榮譽評獎。

            再次,面上推開接軌國際科技管理和人才管理體制“新型科研機構”改革試點,大力推動官辦新制、官民合辦、民辦官助、民辦民營等按照企業化運作的新型科研機構建設。鼓勵新型科研機構承擔創新平臺建設和科技計劃項目,提高源頭技術創新能力,實現由科技創新到產業發展的無縫連接。

            然后,推動政府科技部門管辦分離和職能轉移,改革各國家科技項目管理體制,建立法定機構管理、科學共同體主導的國家科技項目發布、管理與評估體系。大力開展科研人員的滿意度調查和第三方評估,以評促建,使國家科研創新體系建設真正服務于創新驅動發展戰略。

            最后,有效提升一線科研人員和科技人才薪酬待遇和生活保障,建立“一流人才、一流待遇”制度體系,同時對從事基礎性研究工作的人員予以長期、更好的物質保障。

            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我們要著力建立健全使“高精尖”人才自由涌現的環境和條件,擴大科研院所自主權,減少政府和行政管理者的行政干預,放松管制條件,賽馬而不相馬,遵循市場法則,將精力投入到建立公平、公正開放式發展環境上來,讓人才在干事創業和價值創造中脫穎而出。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孫銳 系中國人事科學研究院研究員)

          打印本頁 | 關閉窗口
          [上一篇]:教育部部長陳寶生:高等教育要增強五大辦學理念
          [下一篇]:雙一流背景下,中西部高校如何搞好學科建設?
          不卡在线视频免费观看_国产综合色产在线视频_亚洲国产高清在线观看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