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xzbht"><listing id="xzbht"><listing id="xzbht"></listing></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xzbht"><listing id="xzbht"></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xzbht"><listing id="xzbht"><meter id="xzbht"></meter></listing></address>

          >> 歡迎光臨西安建筑科技大學-學科建設辦公室網站!

          “雙一流”專題

          “雙一流”專題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雙一流”專題
          雙一流背景下,中西部高校如何搞好學科建設?
          發布時間:2016-9-26  瀏覽次數:3558 次  來源:學科建設辦公室  作者:

            目前,圍繞國家“雙一流”建設,廣東、江蘇、山東等多個省份相繼出臺相關政策,砸出重金,建設省內的重點高校和重點學科。各個高校尤其是一些名校也各出奇招,適時進行學科的“戰略調整”,力求在第四輪學科評估中贏得好名次,獲取更多的辦學資源。這對中西部高校無形中產生諸多壓力。如何在“雙一流”建設背景下,做好各類學科及學位點評估、促進學科健康有序發展,筆者認為必須營造好四種文化氛圍。

            一是“炒股”文化。炒股炒的是文化和智慧。“創新驅動實質上是人才驅動”。人才的引進與培養的重點是慧眼識別“潛力股”。中西部地區高校由于地緣先天劣勢及國家政策等因素,長期處于“人才洼地”狀態,對人才的渴求、對建設高水平大學的愿景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迫切,他們力求聚集有限的資源引進高層次領軍人才,以求得學科的快速崛起。但部分學科由于忽視了人才引入單位的學科平臺基礎、引進人才的創新高峰期、學人的學術公共關系及人格魅力等因素,導致引進的學術“牛人”水土不服,沒能發揮應有的作用。

            因此,在人才“引育”方式的選擇方面,中西部高校應更加慎重,堅持“培養為主,引進為輔”。人才培養盡管見效慢,但它是學科可持續發展的基礎,是未來人才引進的依賴,是一個成熟大學的體現。在當下,地方高校與其投入重金引進一些具有顯赫頭銜的、創新高峰已過的學術大腕,倒不如靜下心來科學謀劃,用有限的資源重點培養和引進一批35歲左右青年骨干,使其早日進入中組部“青年千人”、教育部“長江學者獎勵計劃”青年學者、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優秀青年科學基金獲得者等國家級創新人才行列,這才是地方高校學科建設的根本和希望。

            二是“特辦”文化。“大眾創業、萬眾創新”已成為當下全社會的普遍共識和自覺行為。但具體到個案,創新大多情況下僅屬于少數人,最初大多也是非共識的。因此,創新就必須突破“不合理”制度的藩籬。法律上有一個諺語:“法無禁止即可為,法無授權即禁止”。在具體工作中,我們大多數人更關注后半句,而善于創新的同志更關注前半句。事實上,任何制度的制定都有其合理性,而這種合理性來自該制度的普遍適應性。地方高校要想在“雙一流”學科建設中有所作為,必須要實施差異化發展和錯位競爭戰略,理應有“特事特辦”制度做支撐。

            三是“寬容”文化。創新具有風險和不確定性,因而是一個“試錯”的過程。高等院校作為人才培養和聚集的高地,是創新能力源頭儲備地,是社會經濟發展的“引領者”,理應在原始性創新方面大有作為的。強調高校的社會服務功能并不僅僅是要求大學教授搞“成果轉化”創辦企業!秶覄撔买寗影l展戰略綱要》中提到創新能力從“跟蹤、并行、領跑”并存、“跟蹤”為主向“并行”“領跑”為主轉變。要實現這一轉變必須強化原始創新。

            國際上眾多引領世界科技發展的例證表明,立竿見影的創新大多不會是源頭創新,也不可能成為世界的“領跑者”。地方高校由于受區域經濟發展、產業結構調整等現實壓力,背負著更多的社會責任,其人才培養往往還是更多地去關注現在、關注就業,而對世界、對人類、對未來的關注度還不夠。同時,部分高校短視的、功利化的學科(學術)評價體系也使許多學人望而卻步,導致中西部部分省份在“國家杰出青年”這一具有原始性創新“風向標”人才項目申報中連年落空,無不撼動這些地區一流學科建設的人才基礎。

            四是“定力”文化。毋容置疑,中國的高等教育體制決定了大學不像西方那樣擁有很大的自主權。學校、學院、學人在學科發展過程中的“定力”必然面臨各種各樣的考驗。高等教育引領社會而不是迎合社會,其在人才“引育”、科學研究、社會服務及學科(學術)建設成效評價體系等方面具有社會發展“風向標”作用,反映出學校的定位和發展愿景。目前,不同層次的學科學位點評估、不同機構發布的學科排名、不同級別的行政規劃把高校搞得焦頭爛額,甚至迷失了辦學方向,其核心就是這些本意用于“質量監控”的指標異化為利益驅動的“資源分配”。同時,高校也要切實改變人才評價中重項目輕成果、重數量輕質量、重形式輕內容、重短期輕長遠、重頭銜輕貢獻的現象。

            目前一些高校教師和科技工作者,不是潛心做學術、搞創新,而是熱衷于走捷徑,通過“學術運作”成為長袖善舞的“資源型學者”!巴肋线稀焙汀绊n春雨”現象無不揭示出源于自信的“定力”和人才成長的內在邏輯,這不僅為我們如何提高學科建設水平、夯實人才驅動戰略提供了難得的標本材料,而且也給我們提供了改良創新土壤的更多更好的配方。

          (來源:中國教育報  作者系河南大學研究生院副院長、學科建設辦公室主任)

          打印本頁 | 關閉窗口
          [上一篇]:“高精尖”人才需要什么樣的制度土壤?
          [下一篇]:“一帶一路”建設與國家教育新使命
          不卡在线视频免费观看_国产综合色产在线视频_亚洲国产高清在线观看视频